朱家臣 (資料圖)
  原文標題:朱家臣“賣官”落馬
  在日前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誓言清除政法系統里的“害群之馬”。朱家臣無疑就是其中一個。他好面子,在公開場合不遺餘力宣傳造勢,往自己臉上“抹金”。但私底下,卻不斷“賣官”漁利,並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。自民間到官場,對其舉報比比皆是。
  記者 曾暉 發自河南洛陽、周口、鄭州
  在周口市客運中心南大門外,有一排玻璃展示窗,上面張貼著一些普法文宣與漫畫,東側窗格內“法治文化長廊”六個大字最為醒目,落款為“癸巳仲夏家臣書”。
  癸巳仲夏,即2013年夏天;家臣,即周口市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朱家臣。
  “賣官”獲利兩百萬
  2013年最後一天,河南省紀委發佈消息稱,朱家臣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被組織調查。有網友據此戲稱他中了全國反腐“年終獎”,但廉政瞭望記者獲悉,朱家臣被帶走的確切時間是12月20日下午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當天上午,河南省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、紀工委書記李承先來到周口視察,朱家臣還做了工作彙報。
  目擊者稱,“事發突然,省紀委下來兩個幹部,將他直接帶回了鄭州。”目前,周口市政法工作由該市紀委書記楊正超代為主持。
  此時,坊間已流傳朱家臣被“兩規”的消息,有新聞單位搶先在官方微博上刊出其簡歷,耐人尋味。
  廉政瞭望記者經多方證實,朱家臣因經濟問題被實名舉報落馬。其涉嫌“賣官”,多次安插人員進入政法系統,僅此一項“收益”就超過200萬元。不過,在這些“顧客”中,有人因花錢買到閑職而對其不滿。
  朱家臣還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,其中包括曾經的某系統一把手。他還多次唆使司機,逢年過節到下屬單位“報銷”賬目,進賬數十萬元。
  事實上,朱家臣生活作風欠佳在當地官場已不是秘密。他經常出入高檔場所,其私人座駕長期停放在鄭州市五星級的裕達國貿酒店門前。
  另有未經官方確認的消息稱,朱斥巨資修造佛堂,祈求平安。
  12月初,河南省紀委書記尹晉華結束為期數月的在京培訓,隨即返豫部署反腐敗工作。朱家臣隨後被查,與鄭煤集團董事長孟中澤幾乎同時“出事”,揭開了該省的“打虎”序幕。
  “周口的王法”
  朱家臣“落馬”,周口官場有些“沉寂”。
  許多人從市委大院走出,記者上前打聽情況,對方連忙擺手稱“不認識”“不清楚”,隨即加快腳步離開。然而,錶面的沉寂下卻是議論紛紛。
  經人指點,記者來到該市東新區的府苑街,這裡有一片公寓洋房,是當地新建的公務員小區。夜幕降臨,附近公園裡開始聚集“消息靈通人士”,互換小道消息。
  一名不願具名的政法幹部向記者坦言,“對這個案子的好奇心,我們肯定比你強,只是現在還沒正式通報,所以大家都只敢在這兒議論,不願拿到明處去說。”
  該幹部私底下透露,朱家臣非常重視宣傳,特別是對其個人形象的塑造。在他擔任周口統戰部長時,就提出要在“報紙上有文、電臺上有聲、電視上有影”。履任周口市政法委書記後,其“上鏡”欲望更是愈發濃烈,他頻頻召集公檢法司及地方政法委負責人研究宣傳工作,還點名要在某報亮相。
  朱家臣在政法委書記任上不到一年,便提出開辦“周口平安網”,該網站也成為河南首家地市級政法系統官方網站。在“周口平安網”首頁最後更新的12條要聞中,標題中帶有“朱家臣”字樣的就有7條。目前,網站以維護為名處於關閉狀態。
  “說得多,做得少”,是多數人對朱家臣的印象。
  他曾率領政法幹警集體誓師,宣稱“決不讓任何一件違法違紀的事情在我身上發生,決不讓任何一項工作因我而延誤,決不讓任何一個過錯在我這裡出現”。
  然而,在其任內,周口的涉法信訪件居高不下,對政法系統的實名舉報在網絡上同樣比比皆是。而與朱關係緊密的該市檢察長李春長也在2010年落馬,其涉案金額上億元,曾被喻為“司法界第一貪”。
  “他就是周口的王法。”另一政法幹部告訴記者,“只要誰擋了他的財路,他就要整誰。只要願意出錢,他也總能替你把事兒擺平。”
  據傳,有幹部因與朱家臣情婦不和而遭到打擊,不僅丟了官,還被羅織罪名。
  曾有多家媒體揣測,朱家臣此番落馬與周口頗受爭議的“平墳復耕”運動有關,也有不少網友稱其“遭了報應”。
  但記者走訪得知,朱家臣並未進入負責“平墳”工作的市殯葬改革領導小組,其所轄的市級政法隊伍也未參與“平墳”工作。河南省紀委官員亦向本刊證實,朱家臣案與“平墳”沒有任何關聯。
 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,朱家臣被盯了至少半年,曾有過自保之舉。但他在官場為人一般,個性很強,與市委主要領導關係緊張,“沒有人願意拉他一把。”
  在其落馬後,周口日報連發兩篇社論,分別以“確保政治上的堅定性”和“保持思想上的純潔性”為題,論加強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。
  文章意有所指地說:“如果整天只想著個人利益,無視全市發展大局,片面強調本地區、本部門工作的特殊性,希望全局利益服從自己的局部利益,只會給我們的發展造成損害。”
  “朱拱拱”洛寧政績
  1955年,朱家臣出生於商丘市虞城縣黃冢鄉。他大學畢業,有銀行管理經驗,35歲就被委以洛寧縣委書記的重任。
  洛寧縣一名韋姓退休領導告訴記者,朱家臣行事大方,講話利落,但有些高傲率性。“那年頭,縣裡許多老同志都是四五十歲,他一個小年輕,初來乍到卻不留情面。開會時只要有人遲到,不管是誰,都會被他點名罰站,像老師管教學生一樣。”
  據老韋回憶,朱家臣喜歡傍晚時分獨自騎著自行車在縣城轉悠,他還常搞“突襲”,不打招呼就走進幹部家中。
  朱家臣用人同樣由著性子,不講“規矩”。在一次外出返程途中,其乘坐的吉普車正穿越乾涸的洛河河床,不想上游下雨,水勢突漲,車輛被困河心小島動彈不得。危急時刻,朱家臣被眾人抬出,逃過一劫。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,參與施救的人事後均得到提拔任用。
  朱家臣“落馬”的消息傳回洛寧,有人表達惋惜。不少老幹部表示,當年的朱家臣闖勁十足,才幹突出,頗有志氣。
  1993年,朱家臣提出拍賣“四荒”,以50至100年為使用期限,誰買、誰治、誰受益。他把信息發佈會開到了洛陽市區,還請來中央和省級媒體進行宣傳。
  為解決縣城用電困難,他推動興建洛北大渠。修渠缺少資金,朱家臣一面往省里要錢,一面強行募資。全縣幹部職工,按職級高低“認捐”,有單位直接扣除了職工一個月的工資。
  洛寧縣委曾承諾將來降低電價,同時歸還本息,但大渠建成投產後,電價未能下降,集資款也不了了之。
  當地對朱家臣的這些作為褒貶不一,有人稱其能力強、辦法多;也有人借用“豬”的寓意,給他取了個“朱拱拱”的蔑稱。
  但一個較為公認的說法是,朱家臣在洛寧政績突出。作為洛陽市經濟狀況最困難的縣,在朱主政期間,一度升至中游水平。
  1994年5月,朱家臣改任洛陽市委副秘書長、辦公室主任。在其領導下,該部門連續多年榮獲全市責任目標一等獎。此時的朱家臣還收穫了人生中的第一項“國家級榮譽”:因出色完成向上級報送信息工作,2000年3月,他被中共中央辦公廳評為先進個人,也因此登上了《洛陽當代英雄志》的花名冊。
  然而,造化弄人,原本一路高歌猛進的官場新星仕途卻開始“滯留”。其在洛陽市委副秘書長的崗位上待了8年,46歲擔任周口市委常委後又“原地踏步”了12年……
  有官場人士推測,朱家臣是因為提拔無望,所以自暴自棄,迷失了自己。在行將退居二線之際,落得個如此結局。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
信用卡代償

jc30jcgm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